快捷搜索:

中国篮球的流行模式:中国主帅配外国助教

2019-03-14 17:08 来源:未知

  在金字塔顶端,正在选拔中的国家女篮主教练将是一名本土教练,然后给配一名高水平的外籍教练当助手。中国男篮主教练的竞聘还没有正式下发通知,但也会像女篮那样采取同样的模式。

  过去,国家队主教练的选择常常会有“土洋之争”,要么本土的教练,要么外国大牌。这样的争论到了扬纳基斯事件后逐渐平息,宫鲁鸣率中国队夺回亚洲冠军,证明中国教练也是有本事的。但这种非此即彼的做法,经常让国家队的帅位很不稳定。今后,“土洋之争”没有了,代之以“土洋结合”。

  姚明任篮协主席,他的一大任务是重振中国篮球威风,其中教练是很重要的环节。而中国篮球在教练这个职位上,断代非常明显。大牌教练机会多,数量少;年轻教练人很多,机会少。这样,在CBA的俱乐部层面就出现严重的矛盾:用年轻教练怕他们顶不住,用外籍教练怕不听话。

  今年CBA季后赛,很多球迷发现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上海队主教练是刘鹏,但到了关键时刻,有时会看到外教戈尔在画战术板;深圳队主教练是王建军,但有时候暂停在和队员说话的是外教克雷格。

  不了解真相的球迷,会质疑刘鹏的水平,质疑王建军的能力,他们俩凭什么当主教练呢?你现在看姚明上任后,给国家队教练定下的标准,就明白这是“刘鹏+戈尔”的翻版。

  刘鹏在上海队打球时名气不大,但上海队夺冠后,他退役当青年队教练,在俱乐部青训系统中干了很久。这样的教练你如果不给他机会,一辈子都呆在俱乐部的底层,而他这样40岁上下的教练,中国有很多。中国在CBA名声很响的大牌教练数量少,大家都去抢。但是,你现在看CBA一线执教的大牌,郭士强、闵鹿蕾、阿的江都是体制内教练,通常不会离开俱乐部,只有李秋平和杨学增是脱离了体制的,李春江因为感恩于老板的信任,也轻易不会挪窝。因此,你要抢一个大牌教练,不是那么容易,抢到手里一旦成绩没有马上起色,想分手又抹不开面子。

  年轻的教练,你必须给他机会,如果你不放心他在一线执教的经验,就给他配一个“老司机”,外国的。

  这种组合,最早来自广东宏远。2013年初,李春江离开宏远,杜锋上任,但宏远队担心他没有临场指挥经验,特地从立陶宛请来了尤纳斯。一开始尤纳斯直接在场边指挥,然后杜锋上阵,但坐在广告板后面的尤纳斯仍然是广东队的实际指挥者。接下来,尤纳斯离开,杜锋成为宏远的新一代主教练。

  杜锋作为实际上的主教练,第一次带队打进总决赛,但这个过程中不知受到过多少质疑。从选布泽尔为大外援开始,到后来输给辽宁、四川和天津,每一次失利,或者布泽尔表现不好,都会有让他下课的呼声。但是杜锋在这个赛季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判断力和耐心,他甚至在赛季没开始,就公开说“给布泽尔15到20场的时间去调整和适应”,那真的非常大胆,因为这是超过全部常规赛一半的数量。事实证明在以易建联为核心时,布泽尔是合格的大外援。杜锋也全力培养小将赵睿,并给老将朱芳雨足够的时间去找回状态。

  很多老教练才有的做法,在杜锋身上表现出来,好像他这一行干了很久,其实这才是他当教练的第五年。他多次在公开场合感激尤纳斯对他的栽培,那时候,尤纳斯在场边指挥,杜锋去新闻发布会,这一度成为有些球队效仿的模式,以为这样可以让外教安心指挥,中国教练只是挡箭牌。但广东队当时的做法,和效仿他们的球队完全不同,他们是真的想培养杜锋上位。

  这种合作模式,在上海、深圳、江苏都在使用,青岛、浙江、天津和同曦用的也是40上下的少帅,只是没有外教或外教色彩没那么突出。目前仍在用外籍主教练的是吉林(邓华德)和山东(凯撒),广州队让大外教走人,又用小外教,接下来还会找中国教练。山西队用的是中华台北的许晋哲,他的风格和外教差不多,但赛季结束前被解职,现在他们用年轻教练杨文海打全运会,以考察他的能力,不管新赛季是不是杨文海执教,山西队未来的模式就是“中国主教练+外籍助教”。

  外教的普遍特点是,水平高,也很职业,但普遍不带训练,他们的理念是:我是职业教练,是来用人的,不是来培养人。在外教当中,水平高、时间长、了解中国篮球的,超不过上海队的助理教练戈尔,但他在深圳队(原东莞新世纪)那些年,李慕豪从未被重用,仿佛一直原地踏步,直到宫鲁鸣把他带进国家队。

  中国篮球远没有达到NBA那样高度职业化的水准,能打高水平篮球的人少,竞争压力不够。一旦像NBA那样,400人在圈里挣大钱,4000人甚至40000人在圈外如狼似虎地盯着,就不用像幼儿园阿姨似地督促他们训练、爱护自己的身体、职业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到那时候,不用说外教,就是中国教练,也只需要全力备战,不用当保姆。

  现阶段正是为教练断档补课的最佳时机。我们有非常多的年轻教练,有抱负、有思考、有实践,只是没有一线执教的机会。任何一名大牌教练,都有从0到1的过程,你得让他们站到舞台中央,接受检验。

TAG标签: 篮球十大主帅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