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2022世界杯扩军已板上钉钉 国足机会很大把握不大

2019-04-13 18:52 来源:未知

  记者寒冰报道 上周一,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公开了1份长达81页的可行性报告,希望世界杯扩军到48队的计划提前到2022年,引起世界媒体的轩然大波。这个报告很快形成了提案,在上周五的迈阿密国际足联执委会上得到了原则性同意,不出意外将在6月的国际足联大会上提交。以目前因凡蒂诺推动此事的决心,2022年世界杯扩军恐怕已是板上钉钉。

  原本因凡蒂诺的世界杯扩军方案是从2026年开始,也因需要承担多达48支球队的比赛与安保压力,2026年世界杯最终才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联合申办成功。而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时,场馆、交通、食宿容量与安保是按照32支球队的规模设计,如今在赛事开始前3年突然增加了50%,对于卡塔尔这个海湾的蕞尔小国来说,实在是难以承受。

  但对急于增加收入,彰显政绩的因凡蒂诺而言,这是必须提前的增收主项。考虑到已经确定扩军的世俱杯,以及因此取消的联合会杯,国际足联对未来旗下涵盖俱乐部和国家队的两大世界赛事的规模与应收预期,显然扩张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赚钱,才是因凡蒂诺如此急于推动世界杯扩军的根本原因。

  如果世界杯扩军到48支球队,亚洲区的分配名额大概增加至8.5席,那么中国队届时能否杀入世界杯决赛圈呢?应该说,机会很大,把握不大。

  早在去年4月,因凡蒂诺就已公开表示,将彻底重组国际足联旗下赛事,形成世界杯+世俱杯两大旗舰赛事的双头格局,以期与已完成扩军的欧洲杯和欧洲冠军联赛竞争,瓜分足球世界越来越大的蛋糕。当时因凡蒂诺就明确提出,世界杯扩军到48支,世俱杯扩军到24支是他重振国际足联的战略目标。今年初,因凡蒂诺在迪拜重申了自己的战略构想,并公开了1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48支球队参赛的世界杯将至少为国际足联额外带来4亿美元的收入。

  国际足联已提出了新的赛程模式,48支球队分为16组,每组前2名出线,进入淘汰赛,意味着单支进入决赛的球队比赛场次不会增加,整个赛期也不会增加,这赢得了俱乐部和球员们的认可,扫清了世界杯扩军最大的障碍。随后,国际足联又放出风声,邀请海湾国家与卡塔尔合作,联合承办部分世界杯赛事,减轻卡塔尔的承办压力。虽然卡塔尔对国际足联突然发难非常不满,但也得到了国际足联大部分比赛仍将在卡塔尔举办的承诺,也只能接受现实。

  依照原定方案,32支球队参赛的64场比赛,将在8座球场举行,它们分布在卡塔尔首都多哈方圆50公里范围内,交通便利,球迷旅行食宿和安保可承受度也被认为没有问题。但现在增加了16支球队和16场比赛,卡塔尔难以单独承受,联合申办就成为首当其冲要解决的问题。按照国际足联的方案,至少需要再增加2-4座球场承办比赛,考虑到海湾国家的球场较少可以达到国际足联承办世界杯的标准,预期也将至少有1-2个国家参加联办。

  起初,国际足联原本是打算在迈阿密大会上直接通过扩军方案。但考虑到联办方的提名还需卡塔尔配合,以及与相关国家协商,最终决定还是在6月才提交大会审议,留给国际足联和卡塔尔3个月的时间,用于找到合适的联办方。

  依照海湾各国目前的足球环境,已多次主办世俱杯的阿联酋和经济实力最雄厚的沙特,是联办最理想的候选国。遗憾的是,因认为卡塔尔持续支持在巴林的活动,2017年6月,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也门、利比亚和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同时各国航班也不再往返卡塔尔,形成事实上的海陆空全方位禁运制裁。

  这场断交危机已持续将近2年,仍无任何缓解迹象。去年底,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立场强硬,要求卡塔尔撤回驻伊朗的外交人员,终止与伊朗的军事合作,同时关闭半岛电视台,都被卡塔尔拒绝。今年初的阿联酋亚洲杯,因制裁和全面封锁,卡塔尔球迷无法到阿联酋为自己的球队助威,虽然卡塔尔最终夺冠,但整个赛期球队都遭遇了东道主阿联酋球迷的干扰。

  与卡塔尔距离相对较近,交通、场地和安保能力更强的阿联酋、沙特、巴林均确定无法联办赛事,国际足联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科威特和阿曼身上。两国都有符合国际足联承办条件的体育场,科威特国家体育场可容纳6.5万人,2009年建成,只需稍加改造。科威特刚在2018年底承办了海湾杯,也有一定的大赛组织能力,可以承担1-2个小组的赛事。阿曼首都马斯喀特近年多次作为中立球场承办亚冠和世界杯预选赛,已经其他热身赛事,比赛与安保经验较为丰富,但国家体育场只有3.4万人的容量,不符合至少4万的世界杯承办标准,如果确定联办,还需进行扩建。

  相比之下,阿联酋在阿布扎比,沙特在利雅得和吉达都各有2座完全符合标准的体育场,可惜因外交危机无法成为联办方。国际足联试图呼吁相关各方为了世界杯暂时中止制裁和封锁,但目前看来,希望不大。伊拉克与科威特毗邻的巴士拉,有2013年刚刚落成的巴士拉国际体育场,可容纳6.5万人,原本也能作为选择之一,只是伊拉克安全形势非常糟糕,伊拉克国家队自己都经常只能在中东的中立地进行比赛,更遑论承办世界杯。

  2010年以来,伊拉克国家队的主场比赛只有13场在本国举行,42场在国外中立场。其中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几乎都在伊朗踢主场,还有1次在马来西亚。巴士拉从2017年6月开始承办过伊拉克6场热身赛,对手都是中东或非洲球队。一旦面对欧美球队或正式的世界杯、亚洲杯预选赛,伊拉克就只能远赴中立地,例如球队与阿根廷、玻利维亚的热身,就分别在利雅得和艾因。哪怕是对韩国、朝鲜、中国这样的东亚球队,也只能选在中立地阿联酋。

  如果外交危机无法解决,国际足联就只能寄望于科威特和阿曼能解一时之困。至于伊拉克的巴士拉,相信国际足联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冒险,尽管巴士拉体育场已是除了沙特和阿联酋之外,中东最符合国际足联标准的体育场。

TAG标签: 2022世界杯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